老公总喜欢吃我那里,我很害羞又很想要怎么办?

admin 2018-04-29 13人围观 ,发现0个评论 小说台情感故事
老公总喜欢吃我那里,我很害羞又很想要怎么办? 小说台

涂宝宝攥着手机在SK国际酒店门前徘徊不定,头有些晕乎乎的,满脑子都是张晓凡的话,那个男人很有钱,有黑道背景,只要你肯陪他一夜,你母亲的治疗费就能解决了。

很有钱!治疗费!没错,这正是她需要的!

涂宝宝正想着,突然手机响了起来,她一看,是徐雅然的来电。

“涂涂,你在哪?”徐雅然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喘,“我筹到两万了,你是不是在医院,我马上给你送过来。”

涂宝宝觉得眼眶有些发热,徐雅然和她是高中同学,后来徐雅然考上了宁大,而她迫于家里的条件,选择了早早的出来打工,因为这,母亲还哭了好多天,说是自己拖累了她。

徐雅然家里的条件也并不是很好,对于刚刚毕业的她,钱就是最缺的东西。

涂宝宝吸了口气,故作轻松的说,“然然,我现在在我二舅家呢,钱的事你甭管了,我二舅已经解决了,啊……我二舅让我去吃饭了啊,先这样,明天我再和你联系。”

说完她也不等徐雅然再开口就把手机挂了,她怕下一秒自己就会哭出来。

挂了电话,她自嘲的笑了起来,哪里来的什么二舅,哪里来的钱,在母亲决定未婚生下自己后,涂家早就当自己的这个小女儿死在外面了。

撩了撩耳边垂下的发丝,涂宝宝咬了咬嘴唇,松开两只绞得发白的手,右手握拳,紧紧的拽着手里的手机,终于狠下心来走进酒店。

936号房间的门,终于,赶在勇气消失之前,涂宝宝低下头逼迫自己敲下了。

门应声而开,一阵酒气扑面而来,她随即落入了一个男人的怀抱,手里的手机滑落,炙热的吻向她袭来……

涂宝宝慌乱的挥舞着手臂想将身上的男人推开,无奈男人将她抱得死死的,她只能含糊的喊道,“你……你先……先放开我!”

男人对于她的反抗似乎很不满,毫不怜惜的在她唇上咬了一口,紧接着是狂吻……

涂宝宝呜呜的捶打着他,她呼吸不了了啦!

“女人,怎么?这不正是你想要的吗?”

男人扣住她的脖颈,冷冷的在她耳边说,“不要跟我装清纯……” 

涂宝宝大口大口的喘着气,房间里黑漆漆的,她根本看不清眼前的男人的表情,可是他冰冷的语气让她觉得背脊发凉。

男人的吻落下,涂宝宝觉得身体就像触电一般。

涂宝宝再也忍不住,惊慌的叫了出来,一阵羞耻感漫天漫地的砸向她。

她想挣扎,想放弃,然而,很快她就明白了这个现实:这个男人很有钱,他能解决母亲的治疗费。

涂宝宝只觉得身体在一寸一寸的不属于自己……

“啊……不……”

“怎么?着急了?”男人嘲笑的看着涂宝宝,窗外射进来的光淡淡的,打在她的脸上。

就在这时,涂宝宝突然听到自己的电话响了起来。

心底害怕是不是母亲出了什么问题,头脑一下清醒过来,就要起身过去接电话,男人双眼微眯,下一刻起身先她一步捡起地上的手机,砰的一声砸在了墙上,整个房间里安静了下来。

“你凭什么摔我的手机!”她坐起来,看着自己被五马分尸躺在地上的手机,语气也愤怒起来。

男人走过去,把她抵在墙上,她惊慌失措的想要推开他,却被他有力的手臂紧紧牵制住……

不等她反应,那个男人便强势侵占……

“啊……”巨大的疼痛感,让涂宝宝眼里涌满了泪花,她忍不住高声的尖叫起来。

涂宝宝撕心裂肺的尖叫更加助长了男人的兴趣,他开始疯狂的攻城略地。

涂宝宝觉得自己就要死去了,那种陌生的痛楚,让她倍感羞耻。

不……好痛!他……他要做什么?

巨大的恐惧袭上心头……

再醒来时,外面已经有几缕阳光射了进来,涂宝宝睁着眼睛,动了动身体,好痛!

两人的衣物撒了一地,看到那被他撕裂的衣服,想起昨夜,她觉得脸上滚烫起来,身边的男人还在睡,这个男人真的很好看,浓密的眉毛,高挺的鼻梁,只是眉心皱得死死的。

昨夜不记得他们究竟做过几次,从那个电话之后,他就无休止的向她索取,她都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沉睡过去的。

电话!她看着散落一地的手机,连忙起身捡起,装好,心里祈祷千万不要是母亲,她马上就会有钱了,母亲马上就能手术,生活马上都会好起来的。

开了手机,30多个未接电话,20余条短信,还好全是张晓凡,无非都是问她在哪里,可是最后一条短信却让她震惊了! 

你昨晚跑哪里去了?你竟然让李先生等了你一夜?

等了一夜?

涂宝宝惊愕的看着床上的男人,如果……如果……那这个男人又是谁?起身猛然看到桌子上那刻着836的门卡。

836?

涂宝宝再傻,现在也知道了,昨晚大概是自己太紧张,走错房门了,那……那自己不是……天啦,自己怎么会做出这么愚蠢的事情。

男人醒了后,她该怎么说,难道说,不好意思,我走错了。

她思索了半晌,迅速拿起男人的衣服套上,自己的衣服是不能穿了,昨晚已经快被男人撕成布条了,眼睛不放心的时不时瞟向床的位置,生怕男人不知在什么时候就醒来了,钱?

她走过去,拿起桌上的钱,都是美钞,又看了看床上的男人,虽然走错了房间,但是她也已经……好赖这次总归要拿到钱,想通之后,把桌上的钱塞进包里,最后想了想,拿起床头柜上的笔和纸,写了句话。

南宫宇寒醒来时,涂宝宝已经不知去向了,他伸手拿过床头柜上的纸条,上面写着,劳务费已收!

看看已经空空如也的床头,想起昨夜无数次的缠绵,他眼皮跳了跳,这个该死的女人,居然逃了?

看了看时间,上午还有个会议,南宫宇寒起身走进浴室洗了个澡,让大堂送了一套衣服过来,穿戴整齐,准备离开之时却意外看到了地板上的手机盖,他将它捡起,手机盖上贴着一张大头照,女孩笑盈盈的看着自己,圆圆的,很可爱,两个酒窝特别明显。

南宫宇寒勾唇邪魅一笑,“原来如此!”

女人,你是我的了!

6年后。

宁州国际机场。

“言言,过来,穿上外套,戴好小帽帽。”涂善予拿起一件粉色的小外套给妹妹穿上,涂善言含着安抚奶嘴眼睛都不睁的站着让哥哥摆弄,涂善予又看了一眼还在磨磨蹭蹭的涂宝宝,不耐的喊道,“妈咪,今天宁州气温只有不到10度,请问你是打算下去做冰棍吗?”

涂宝宝起身,套上外套,撅着嘴说,“予哥你就不能说话客气点吗?好歹我是你妈!”

“妈咪,你的扣子扣错啦。”言言嘟着可爱的小嘴,微张着眼睛,小手指着涂宝宝错开的衣襟,那样子真是萌得没话说。

涂宝宝吸了口气,干脆把外套敞开,拿出做母亲的威严对着两个小宝贝说,“你们穿好了吗?穿好了就赶紧下去啦!”

涂善予牵着涂善言站在机舱过道,予予穿着一身帅气的赛车服,神情倨傲却又带着小宝贝的可爱,言言是一身粉嫩的赛车服,嘴里含着安抚奶嘴,两只大眼睛忽闪忽闪的,机舱里几个乘客看着这一对宝贝都移不开目光了。

“快点快点,你们然然姨就要等急了,你们的妈咪可是戴罪之身,负荆请罪的活可不好干。”涂宝宝一手抱起一个,这两个小家伙最近看来又长了不少,真沉啊。

“妈咪,什么是负荆请罪。”言言抱着涂宝宝的脖子,大眼睛好奇的等着答案。 

涂宝宝以最快的速度把两个宝贝抱出了机舱,然后将他们放下来,才喘着气说,“负荆请罪就是背着树杈杈去给你们然然姨道歉。”

言言不解的抬起头看着涂宝宝,奶声奶气道,“妈咪,那你怎么没有背树杈杈啊。”

涂宝宝抚额,转过头双手合十做求救状的看着自己的宝贝儿子,她真的搞不定这个宝贝女儿啊……

予予伸出三根手指在涂宝宝眼前晃了晃,涂宝宝咬了咬牙伸出两根手指,予予直接亮出四根手指,涂宝宝大呼,“小子,你打劫!”

予予邪魅一笑,“妞,我劫的就是你。”

“那还是三顿吧,我一周只吃三顿番茄,只能三顿。”涂宝宝打小就不喜欢吃番茄,医生却说她得吃番茄补充维生素,一周三顿已经是她的极限了。

“成交!”予予帅气的笑了笑,这模样,每次都让涂宝宝有些失神,她不得不承认,有些东西,无论怎样,都是改不掉的。

涂宝宝终于把言言这个迷糊好奇宝贝扔给了自己的儿子,两个小家伙手牵手的走在机场通道里,身边经过的乘客都忍不住驻足下来看几眼。

“哇塞,快看,那一对宝贝真的好卡哇伊哦。”

“你看你看,那女宝宝含着奶嘴的模样真的好萌啊~”

“啊!我被秒杀了,那小帅哥以后绝对是个祸害啊!”

“然然!然然!”涂宝宝刚走出闸口就看到站在那里等待的徐雅燃,徐雅燃看到她也不免一阵激动,两人狠狠的抱在了一起。

“涂宝宝,你个死家伙,当初一声不吭的走掉,现在又突然跑回来,我这一辈子真的都不想理你了……”徐雅然抱着好友,嘴里说得恨恨的,眼泪却不争气的跟着流了出来。

涂宝宝也早已是泪流满面,这么多年,在陌生的地方,她又何尝不想回到这里,何尝不想念这个关心自己的好友呢。

“然然姨,妈咪是回来负荆请罪的。”言言扯着徐雅燃的裤腿,仰着小脑门看着两个哭啼啼的女人,小脸也不自觉的跟着垮了下来。

徐雅然松开涂宝宝,低头看着眼睛里包着一包泪花的小奶包,不解的又看了看眼前的涂宝宝,有些不可置信的说,“这?这是?”

“来,我给你介绍一下我的两位最亲最可爱的家人。”涂宝宝一手抱起予予,一手抱起言言,“我的儿子涂善予,女儿涂善言,我起的名字,是不是很好听?我电话里跟你说了的嘛,会给你一个很大很大的surprise啊。”

“什么?!”徐雅然觉得自己就快要晕厥过去了,真的好大的surprise,对这个惊喜,她表示很难消化!

言言伸出双手扑向徐雅然,徐雅然慌忙接过来,言言对准徐雅然的脸颊就是吧唧两口,徐雅然不自觉的笑了起来,这小妞儿的唇真是软啊。

“然然姨,言言的亲亲是不是最好的礼物啊。”言言笑嘻嘻的看着徐雅然,两个酒窝就好象盛了蜜糖一般,甜到徐雅然心里去了。

徐雅然点了点头,说,“言言真乖!”两眼又瞄准了涂宝宝手里的予予,嘿嘿的笑了起来。

予予只觉得后背发凉,脸一撇就趴在妈咪的肩头了,他拒绝献出自己的处男之吻!

“唉,涂涂,你家儿子真的很不可爱唉!”虽然她心里对这个小帅哥哈得要死,但吃不到就是不爽,好吧!

涂宝宝呵呵的笑了两声,说,“我家予哥可是有对象了的,Belle喜欢小处男。”

“妈咪!”予予不满的从涂宝宝身上滑下来。

“妈咪!”言言嘟着嘴从徐雅然身上蹭下来。

涂宝宝看着站在自己跟前手牵着手的一对宝贝,看着周围走来走去的人群,心底无限感概,与徐雅然对视着,良久才说,“然然,我真的回来了,你得收留我啊。”

“去你丫的,我家阳台正好空着呢。”徐雅然最受不了煽情了,挽起涂宝宝的手就往外走。

涂宝宝回头对涂善予喊了句,“予哥照顾好妹妹哦。”

予予也懒得回答她,他自己的妹妹他知道怎么照顾,牵着那小小的手,他总是觉得心里满满的。

“哥哥,言言想尿尿。”言言拽着予予的手,站着不动了。

予予小跑了两步告诉涂宝宝他带言言去上厕所,待会在出口找她们。

“哥哥,我怕。”言言拽着予予的小手,他们从小在加拿大长大,这里虽然来来去去都是和自己一样肤色的人,可是陌生感却并不会那么快就消失的。

予予在妹妹的脸上亲了亲,这里的厕所是男女正对着的,由这里去外面还有一条长长的过道,他指了指过道尽头,笑着说,“言言乖,哥哥就站在那里等着你,好不好?不要害怕。”

言言点点头,怯怯的朝厕所走去,一小会儿又低着头急匆匆的冲了出来,却不料正撞到了一个男人身上。

南宫宇寒急忙蹲下去稳住向后倒去的小身子,急切的揽进怀里,那一刻心担忧得好像都要蹦出来了,言言扑闪着大眼睛看着抱着自己的男人,南宫宇寒这才看清楚眼前小人儿,竟觉得这张小小的脸是那么的熟悉,心里被一扯一扯的,悸动起来。

“谢谢。”言言挣脱他的怀抱,小嘴儿一咧,两个酒窝晃得南宫宇寒心底软绵绵的,可是怀里的空虚也让他心底莫名的空落落。

“言言,怎么了?”予予小跑过来握住妹妹的手,看了一眼南宫宇寒,转头对言言说,“妈咪肯定等急了,我们走吧。”

南宫宇寒站在那里,看着那两个牵着手里去的小宝贝,嘴角不易察觉的染上了一抹笑意。

晚上。

涂宝宝给两个小宝贝掖了掖被角,关上小夜灯,带上房门走到客厅,徐雅然正拿着一杯红酒在外面翻着八卦杂志,看到她出来之后,拍了拍身旁的位置,示意她坐过来。

“怎么?我要开始接受审判了?”涂宝宝走过去拿起一个杯子,给自己倒了一些,轻抿了一口。

徐雅然放下酒杯,看着轻晃酒杯的涂宝宝,撇着嘴说,“六年不见,你怎么就从清纯少女变成两个孩子他妈了啊,不过,这样子看上去,真有几分熟女的韵味。”

“我也没想到时间竟然这么快,也没想到还会回到中国。”涂宝宝无奈的笑了笑,看着徐雅然继续说道,“我姨父的生意不太景气,生活也不是那么如意,我也不是一个人,毕竟还带着两个小的,实在不是那么方便继续待在那里了,想想,怎么都还是自己的地方好办事,就带着两个小的回来混了,你以后可得多罩着啊。”

徐雅然听着她这么三言两语的就带了过去,说得云淡风轻的,但她用猜的也知道,一个女人带着两个孩子,哪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啊,一手环住她的肩头,笑着说,“好说,以后姐有口干的,绝对给你娘仨稀的!


更多精彩
广告位招商联系QQ:291063245
请发表您的评论
请关注微信公众号
微信二维码
不容错过
广告位招商联系QQ:29106324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