嫂子沐浴时非让我在后面放进去,她说这样舒服…

admin 2018-04-29 14人围观 ,发现0个评论 小说台情感故事
嫂子沐浴时非让我在后面放进去,她说这样舒服… 小说台    

   清明节了,向来宁静的拉仁村一下子热闹了起来,比过年都热闹得多。对于那些常年在外打工或者做生意的人来说,清明回家祭祖,远比回家过年要重要得多。

    回村的大军中,也有令刘高一看着就入迷的人,这些人当然是那些村妹子们,还有那些哥儿们从外面带回来的女朋友。

    好山好水让她们皮肤天然的白,水嫩嫩的,好不诱?人,在这点上不是城市那些不施粉化妆就出不了门的娘们能比的。

    只可惜,这些村妹子们一出去,个个都留恋城市生活,大半都嫁到城里去了.    

    妈的,老子如果能弄个城里的姐姐当老婆就好了。

    刘高每年都有这样嘀咕。

    但是,每年也就几天有那样的想法,等外面回来的大姑娘们离村之后,他躺到自己的老房里面时,啥都害怕想了。

    清明节,别人家有酒有肉有鞭炮,他呢,用野味跟别人换了点花糯饭和豆腐鸡蛋,自己买了点香纸,到他爷他爹娘坟头上去祭了一翻,就拿回家享受了。

    清明节,鬼的节,七月半也是鬼节,鬼一年还过两次节呢,老子就不知道什么叫过节。

    天黑了,祭完祖了,鞭炮不响了,有些爷们连夜驱车离村了,过了这个夜,那些打工的哥儿们姐儿们,也都要离村了。

    刘高莫名其妙地来到这个世上,稀里糊涂地活着,本来无牵无挂的,不过想到又要见不到那些花枝招展的姐儿们了,心里竟然有点惆怅起来。

    躺在自己的老房里,左右睡不着,就穿了条十元钱买来的七分裤,拖着人字拖,光着膀子出门乱逛。

    别人家此时都亮着灯儿在堂屋里看电视呢,他自然没有电视看,虽然他也是个电视迷,不过他一般不会到别人家去蹭电视看。

    妈的,等老子有钱了,也弄台宽屏的液晶电视来,天天看。

    刘高拖着人字拖,打从一栋栋平房面前路过路过再路过,一走不小心就走到了村尾的杨二嫂家门前的小河边去了。

    小河岸上有个小小的水泥堤坝,本来是拦水给大姑娘小媳妇们洗衣服的,现在有洗衣服了,这堤坝上洗衣就剩下刘高与杨二嫂了,刘高是个孤儿,杨二嫂是个寡妇,两人都没钱买洗衣机。

    这堤坝除了洗衣之外,就是男人们游泳的最佳场所。

    刘高心烦意乱地坐在堤坝上叹着气:“妈的,人长大了就不好玩了,老子现在竟然懂得想大姑娘了,唉,真烦!”

    头一回夜里出来逛的刘高自言自语地说。四月的天气还有点凉,没法跳入水中游泳,不过,水里倒映着的那轮明月还是很好看的,刘高一边用脚有一下没一下地荡着水,让那轮水中明月圆了碎,碎了又圆。

    正玩得有点欢的时候,忽然听到一阵奇怪的声音,好像是一个女人在呻?吟。

   

咦!?好像是杨二嫂的声音,莫非是生病了?杨二嫂一个寡女拖着一个六岁的儿子和一个五岁的女儿过日子,过得实在比他还要惨,幸好老公生前起好了小平房,还能为她们娘儿们遮风挡雨的。所谓同病相怜,刘高倒也有同情心,平时得的野味比较的时候,到也常送一点给杨嫂,让她们母子们补一补。

    此时听到杨二嫂的呻?吟声,刘高一骨碌爬起来,几步就跳到了杨二嫂家,正待高声叫问的时候,却又怕惊动到熟睡的小儿。

    今夜杨二嫂好像是早睡了,堂屋里没开灯,没看电视,只有房间里亮着灯,她的房间是靠外靠窗的,上了水泥钢筋铸成的阶梯,往左的小走廊一拐就到。

   

窗子是关着的,还有窗帘子掩着,没法看到里面的情况,只听到里面传里杨二嫂很压抑的呻?吟声,这声音刘高不懂,但是还是觉得听起来好像与平时听到病人发出来的不太一样,似乎有点儿令人心里起某种变化,是什么样的变化,刘高真个搞不懂了。刘高只好贴着窗子轻声叫道:“杨二嫂,你怎么了?是生病了吗?”

    房里的呻?吟声立马停止了,杨二嫂似乎是有点吃惊地问了声:“谁?”声音挺急促的,带着紧张的感觉。

    刘高回道:“二嫂,是我啊,刘高,你是不是病了啊?”

    “哦!没!我没病!原来是高弟啊,你等一下,我就开门!”

    刘高松了口气,看来二嫂是真的病了,怕自己担心,所以不说,不过她还能下床,说明病得不是很严重,那就好办了。

   

正想着的时候,大铁门呀地一声开了,刘高一回头,就看到一个只穿着宽松短睡裙的女人站在门中冲他笑。这个二嫂三十一岁了,两个孩子的母亲了,加上平时劳苦,所以她并不算美丽动人,不过当姑娘时的确是朵花,现在像是徐娘半老了,在月光里,穿着短短睡裙,平时都包裹粗布裤子里不外露的两条大腿儿,此刻在月光里微微晃动着,好白好滑的感觉。

    还有她那奶过两个娃的大奶?子,在睡裙里没有束缚竟然也还挺得厉害,宽松的连衣睡裙竟然也没能挡住它们的美丽曲线。

    杨二嫂平明高挽着的头发这时也放散下来,披在肩上,竟那个平时背着背蒌的看不出什么特色的村妇,一下子竟然有了电视里飘逸美人的范儿。

    美!月下看美人,还是个成熟的徐娘,真他娘的美。

    刘高头一回对杨二嫂情不自禁地咽了口水,大了自己十几岁的女人,竟然能让他咽口水,刘高一点也没有想到。

    “高弟,你怎么来了?”杨二嫂看到刘高一脸痴呆看着自己的神情,嫣然一笑,问刘高。

    刘高好半天才回过神来:“哦……我来堤坝上玩儿呢,刚才听到二嫂房里的声音,这不,我才来问嫂子有没有事的。二嫂,你真个病了吧?没哄我哦!”

    杨二嫂脸上竟然有点奇怪的红,见刘高这么关心自己,热情地伸手来拉刘高,低声说:“高弟,别大声,娃娃们正睡着呢,我真没病,进门来说话吧!”

    “哦!”刘高凭杨二嫂拉进门,愣头愣脑地,杨二嫂将门轻轻关上了,就拉着他往房里去。

      刘高本来是觉得进一个女人的房间有些不妥的,可是一眼看到杨二嫂那短裙包裹着的隆臀一扭一扭,顿时是心摇神驰起来,加上那晃动着的两条白花花的大长腿,更是看得他恨不得马上狠狠摸上几把。于是,他也就糊里糊涂地让杨二嫂拉进了房去。

   

他毕竟是一个还没碰过女人的孤儿,对于男女之间的那些神秘并不太懂,加上他本性还是挺善良的,所以平时对女人们除了很自然的欣赏喜欢动心之外,倒是没怎么动过歪脑筋。他人挺憨的,也相当有做人的原则,有时穷得揭不开锅了,也不会去偷拿别人的东西,实在不好意思向别人讨的时候,就去采野菜充饥。对于刘高,村子里的人觉得他除了懒一点之外,到也没觉得他是个不成器的二流子。

    杨二嫂一进房间,又将房间轻轻反锁上了,脸上泛着奇异的红潮,仿佛一个从来没出过家门的大姑娘突然遇见陌生男子一般,那神情有点可爱,房间的气氛忽然有点奇妙了。

    “二嫂,我……我不方便进来吧?”刘高实在找不到其实的话,虽然此时他是多么的想就在这房里呆着,看着现在这个穿着睡裙的杨二嫂,实在是一种享受。房里也充满着女人特有的香味儿。

    两个小孩不在这房里,看来是小孩自己分开睡了。

    杨二嫂拉着刘高并排坐在床沿上,妩媚地笑着问:“高弟,你……你还没碰过女人吧?”

    “啊?”刘高头脑嗡了一下,小心心顿时狂跳起来,杨二嫂这么问是什么意思?难道是要让我碰她?

    “没……没有……”刘高头脑茫然起来,糊里糊涂地回答,同时脸也开始烧了起来。

    看到刘高的窘样,杨二嫂相信他的确是没碰个女人的愣头青,不由伸过手来,轻柔而爱怜的抚着他的脸,温柔地说道:“真是个好孩子,如果你嫂嫂我再年轻美貌一点,我一定找你这样的男人嫁,可惜了……”

    “二嫂,你……你还是很年轻漂亮啊!”刘高由衷地说道。

    “高弟,你是真的觉得嫂嫂我好看吗?”杨二嫂目光里满是奇妙的光芒,带着些渴望地看着刘高问。

    “嗯!是的,二嫂比起那些打工的姐姐们来也不差,而且我觉得二嫂比她们更好看些。”

    “小家伙,这么小就学习油嘴滑舌了!”

    “没啊,二嫂是真个很好看的嘛!”刘弟有些急了,抬头认真地盯着杨二嫂说道。

    他看了杨二嫂的目光里仿佛有一堆火焰,这火焰一灼到他,他深身竟莫名其妙地发起热来。

    “高弟……你……你有没有想过……有没有想过女人……”杨二嫂颇是难为情地问。

    憨厚的刘高没想到杨二嫂竟然会向他这个男孩子问大人的问题,脸一下子就红了个透,局促不安,支支吾吾地说:“我……我不知道啊……想是想的……可是想也没有用啊,我这个样子谁会嫁我啊?”

    “扑哧!傻小子,我的意思是你想不想和女人睡觉啊?”杨二嫂见他没听懂自己的话真正意思,乐了。

   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刘高一下子被杨二嫂的话给弄蒙了。和女人睡觉,对于正处于青春期的他来说,当然是做梦都在幻想的事。可是,一穷二白的他,一直觉得那种事离他太遥远,一辈子就只去过县城赶集的他,保守到以为一个男人只能和老婆一个女人睡觉,而他显然是讨不到老婆的,所以对于和女人睡觉的事,他是一直就觉得是一个可笑的梦。

    谁知道,现在却有一个成熟又美丽的女人坐在床上附着耳畔问他这种事,嗅到杨二嫂身上那股子奇妙的幽香,还有那吹在脖子间痒到心坎里头的兰气,刘高魂儿都要飞了。他从来也没有想到过,有一天自己会和一个熟透了的女人坐在床上靠在一起谈论这种事。

    “高弟,如果你真的觉得嫂嫂是个好看的女人,你今晚就把嫂嫂给要了吧!”




更多精彩
广告位招商联系QQ:291063245
请发表您的评论
请关注微信公众号
微信二维码
不容错过
广告位招商联系QQ:29106324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