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夜情走心干什么?走肾才是正经……

admin 2018-05-05 9人围观 ,发现0个评论 小说台有内涵
一夜情走心干什么?走肾才是正经…… 小说台    

    前几天,有个小姐妹问我,你良家妇女不做,转身做情人,没名没分的,后不后悔?

    当时我笑得特别开怀,就是因为良家妇女当得太他妈窝囊,才踏上情妇这条道。要钱有钱,要男人有的是男人,这日子比当初掏心掏肺、像个老妈子似的伺候老公时候好太多了!有什么好后悔的?

    那小姐妹就笑了,问我,行吧,你不后悔,那你开心吗?心里头,真的有过快活吗?

    我想了一会儿,没吭声。

    今儿个,我实在是一个人闲得慌,就跑到港汇恒隆各大奢侈品店疯狂shopping。结果,前脚刚踏进Gucci,就看到那人和一姑娘,蜷着身子站在男士皮夹专柜面前,小心翼翼地朝着柜台里看,一副恩爱夫妻的模样。

    他们看得认真,没注意到我。我以为我已经彻底忘怀,毕竟我现在这日子过得太滋润,根本不屑再和他们多费心。可这冷不丁地撞见,还是叫我心里咯噔了一下。

    看到他们俩就那么杵在我面前,我心里突然有了回答……

    我当情人已经有三个年头了,入行之前就是个本分的家庭主妇。我家里穷,从小就没了爸,我妈一把屎一把尿把我拉扯大。不过,我虽然出生穷人家,却长着一副好皮相。

    用带我入行的慧姐的话说,那就是把我的五官分开来看,好看归好看,却没有特别出彩。但是并在一起,就别有一番风味,是那种摄人心魄的美。

    从小到大,除了穷,我没吃过什么苦。但凡有些不开心的,或者难以做到的,喊声苦喊声累,多的是人帮我做事。也就是大学刚毕业那会儿吧,遇到了我前夫曹俊。他也是我追求者中的一员,之所以最后认定跟他结婚,是因为我妈那场大病。

    那时候我拿不出钱,曹俊家里条件挺好,是上海的拆迁户、拆二代。他二话不说掏了钱给我,跟我说,我妈就是他妈。妈妈病好了之后,我一点犹豫都没有,就答应了他的求婚。

    我把我所有的第一次都给了他,刚结婚那段时间,我们发了疯地做爱。他没啥大追求,家里拆迁得来的钱也多,整天就喜欢鼓捣鼓捣摄影。那时候没少给我拍照片,我听他的话,穿情趣睡衣的、劈开腿撅屁股的、还有我们在一起的,各式各样都有。

    那会儿,他老喜欢贴着我耳边说,要和我做一辈子的爱,一辈子和我在一起。后来,我发现他出轨了,他对另外一个女人也说了同样的话。

    男人在床上说的话,那一刻是真的,也就那一刻是真的。穿上裤子,下了床,转个身就忘记。

    他留着眼泪吻我,说自己是鬼迷心窍,骂自己混蛋,向我保证再也不会了。我整整三天没合过眼,就傻傻地坐在地上,看着床上一片狼藉。第四天一大清早,我拉着他去民政局拿了离婚证。我怕自己一个迟疑,就昏头昏脑、舍不得放手了!

    结果,第五天,他就带着小三自驾游去了……

    我恨不过,在亲生经历这种刻骨痛之后,我答应了慧姐所有要求,和她签订了协议。刚入行,如果没有人带你,你想靠自己的美色爬上位,简直难于上青天。

    要知道,干这行的,最不缺的就是美人儿。

    我听从慧姐所有安排和指导,成功爬上曹俊公司大董事的床。当然这不过是为了报复他而已,等大董事被我吹着枕边风,撤了曹俊的职,顺手在整个行业把他封杀之后,我也就不再陪他睡了。

    今儿个又看到他,身边的姑娘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小三。听说,小三嫌弃他被我整垮了,就抛弃了他,又和另外一个男人上床了。他身上这件衣服还是三年前我给他买的,过时的款式,看起来特别寒碜。

    我想,我应该是快活的。

    慧姐对我跟对别的姑娘不一样,她总说我是特别的存在,会跟我促膝长谈,告诉我很多道理。她跟我说,这个行业,别看姑娘们一个个名牌穿起戴起,风光的不得了。但其中的心酸,受的苦和累,又怎么是外人想象得到的?

    我们这行,外人看是嫩模,但内里其实也就是外围女。我们和娱乐圈其实也就差那么一条线的距离,所以娱乐圈明星那点破事儿,大家也不过是心照不宣而已。

    像我们这样的女人,能爬到老板的床上,被长期养着的,都算是有本事的。这个行业特别的残酷,你别看这姑娘睡了一晚赚两万,那个姑娘睡个三晚,就能到手二十万。你心里是不是想,这差价也太大了,不公平吧?

    可我告诉你,你别心里不平衡,那些人个个都是人精,他能心甘情愿在你身上白花钱吗?

    就前段时间,那个问我好好良家妇女不当,要当情妇后不后悔的姑娘,她在那不久后就接了手大单子。来的客人是最近贼火的小鲜肉W,打造的形象也是正能量、仪表堂堂的冷酷帅小伙。

    其实内里要的很,不知道睡了多少粉丝,就是一直被藏着也没爆出来。结果,这不前段时间纸包不住火,睡粉丝的绯闻铺天盖地涌出来,虽然最后被他公司成功公关了。但仍然很多粉丝坚信着,自家爱豆不干这种烂事,但其实都是真的。

    他呀,平时也喜欢叫上我们这圈姑娘一起玩。

    这不,那天一上来就和那姑娘谈价钱,开价一晚上五万,这要按照行内外围价,不算低的了。可这姑娘贪心,她心想,我可不是你的粉丝,让你白嫖,愣是给人家开价到一百万!

    那小鲜肉也没多犹豫,扔下一句话:“成!明天晚上八点,到我发到你微信上的地址来。只要你来,我就给你一百万!”

    第二天,她应邀去了,是上海佘山那儿一套顶级别墅。结果,整整失联了三天,最后我们还是接到电话,在医院里找到她的。具体发生了什么,我不清楚,我只记得我到医院那会儿,医生跟我说,这姑娘这辈子是不可能有孩子了。

    医生啧啧出声,这下面啊,一片血肉模糊……

    后来,她告诉我,到了那儿,已经有五个男人在等着她。整整折腾了她三天三夜,变着花样来,最后看她快不行了,才把她扔到医院里去的。扔下她一个小时不到,一百万说到做到地到账了。

    可我问你,这钱,你真想赚吗?

    那姑娘自此以后,整个人气焰都没了,也不再做这行了,就当当公主给慧姐干点跑腿的活儿。

    我算是幸运的,离开曹俊公司大董事之后,机缘巧合结识了我现在的这个老板。他对我很满意,对我的服务也是从来都不会挑剔,基本上我只要扭几下我的腰,动动我的小舌头,他就能心甘情愿地在我身下疯狂。

    也不知道是不是曹俊这事儿刺激了我,我觉着,我对爱情已经没有什么大兴趣了。反正现在我有男人满足我的需求,又有钱可以养活我自己和我妈。我从来没想过要上位破坏别人的家庭,只想安安静静地呆着。

    大概也是因为我这性子,所以我这老板包了不少姑娘,但顶喜欢的是我,留在他身边最久的也是我。

    慧姐每次见到我都会摇头,她说,周沫,你啊,不走心。

    当时我觉得慧姐这话特别逗,我又不是没走过心,得到的也不过是撕心裂肺的痛。我现在可是人家的情妇,就应该遵守情妇守则,万不能对老板动心,甚至想要爬到正房的位置上。都这样了,我还要走什么心呀?

    直到我遇见了顾霆宇,一个给了我金钱、让我真正动心,甚至可以说满足了我所有要求唯独不能给我爱的男人。我可能一辈子都无法看懂他,但我却为了他,突然又想再一次拥抱婚姻生活……

    那是我第一次去稻城,十月上旬,红草地和青杨林争奇斗艳,雪山在蓝天白云的衬托下更显圣洁。老板是政府高层,不过这次来稻城却不是因为公务,他私下和商界不少人有勾当。

    这次是为了他的生意来稻城,他身边情妇有很多,但就像我之前说的,我是最听话、跟他时间最长的那一个。所以这一次,他选择带上了我。

    下了飞机,我就发现,我的高原反应非常强烈。头三天,老板也忙着四处言商,没空陪我。我一个人躺在宾馆里,一边觉得呼吸难受,一边又觉得实在是闷得慌。终究,耐不住性子寻了一天,出门租了辆车自驾玩玩。

    正是旅游的季节,我不想凑这个热闹,所以特地找了个人烟稀少的道儿开。结果,开着开着,车子竟然抛锚了,拿出手机想要找人来帮忙,却发现自己没给手机充满电,现在已经自动关机一片黑屏了。

    天已经暗了下来,而我挑的这条道实在是太偏僻,等了许久,始终没有一辆车在我面前经过。偏偏这个时候,我的高原反应似乎又犯了上来,整个人涨红了脸,呼吸也渐渐困难起来。就在我感觉自己快晕过去的时候,一道车光直直地朝我射过来。

    我几乎是条件反射,拼劲最后一口气,也不管危险不危险,打开车门就朝着那辆车冲去。

    轮胎刹车摩擦地面,发出刺儿的声响,那辆车将将停在我跟前三厘米处,再朝前踩一下刹车,都能把我撞倒。

    眼前白茫茫一片,车光开的很亮,周遭的一切,我都看不大清。我伸出手挡在眼前,大口喘着气,走到车边,敲了敲车窗。车窗慢慢摇了下来,眼睛一时之间还没能适应,只能隐隐看到司机带着顶帽子,后排有个人影隐没在阴影之中,看不清。

    只听得司机对着后排的人恭敬地说道,“爷,是个女人。”

    我不知道车里坐着的到底是谁,满脑子只想抓住这根救命稻草。

    “对不起,能载我一程吗,我的车子抛锚了,手机也没电了。而且……还有点高原反应,请帮帮我。”我朝着后排那人说道,我知道,他才是做主的那一个。

    那人没有搭理我,司机带着犹豫的嗓音说道,“爷,这地方偏僻的很,一个女人在这个时候,突然出现在这里。我怀疑有诈,咱们还是走吧!再不走,就来不及了!”

    我心里一惊,他们要是走了,我可能真的就要死在这荒郊野外了!

    我还想为自己说点什么,余光却看到十米开外转弯道那里,有光亮一闪而过。紧接着,静谧的夜晚突然传来一声枪响。

    “嗙”的一声,那枪,简直就像是瞄准我的脚边射过来。吓得我整个人忍不住蜷缩起来,万分紧张的关头,只看到后排的车门被人从里面打开,低沉的声音伴着枪响,“进来。”

    容不得我细想,我赶紧上车,刚关上车门,身边的男人一把搂住我的腰,将我整个人压在身下。他的声音冷冽带着不容置疑,“低下头,他们追杀的是我,不用怕。”

    他的声音仿佛有一种魔力,一方面震慑了我,一方面又让我觉得很安心,我下意识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 尽管我此刻低着头,但仍然感觉到面前似乎迎面开来一辆车,白花花的光亮在我脸上一扫而过。随后是“嗙嗙”两声,伴随着玻璃车窗碎裂的声响,我感觉车子猛地变道,冲力将我整个人带到男人的怀里。

    那人却是一把将我推开,他的声音带着浓浓的压迫,“起身,去开车。”

    千钧一发的时刻,我根本没得选择。高原反应似乎在这种紧急情况下消失的一干二净,我直起身,惊恐地发现,原来那两枪竟然直接将司机击毙。司机拼着最后一口气,将车拐到了另外一条道,勉强甩掉了前面那辆车。

    可是光亮很快就在身后闪现,男人一手打开车门、将司机一把推出车外,一手抓住方向盘,将将稳住车身。随后,他松开方向盘,搂住我的腰,直接将我抱了起来。

    我只觉得,那一瞬间我的身体腾空了起来,随后便稳稳地坐在驾驶座上。脚底狠狠地踩油门,我也不知道应该往哪儿开,只知道要加速加速!

    逼仄的车厢内,风在破碎的玻璃上刮着,发出压抑又诡异的闷响。他随后紧跟着便坐到我身侧,迅速从座位下抽出一把枪,身姿干练不带任何犹豫,嗙的一声,子弹穿过车窗,耳边刹那间传来车辆打滑的刺耳声响。

    我疯了似的尖叫起来,脚下的油门踩到底,眼睛也不看路,就那么横冲直撞地往前冲。车速越开越快,车子跟我的心一样,吊在嗓子眼,悬在半空中似的不受控制。耳边枪声不断,夹杂着各式各样吵杂的声音。

    “停车!”突然,男人大声斥责道。

    可我现在哪里还听得进话,这场面我这辈子都没遇到过,恐惧将我整个人都淹没。

   



男人带着不容置疑的动作,迅速打转方向盘,大长腿朝着我这边跨,整个身子也压在我身上,强自踩了刹车。车身在空旷的道路上划出一条长长的线,随后我只觉得整个人朝前猛地一冲,车子停了下来。男人随即坐正了身子,我捂住疯狂跳动的心口,颤抖着睁开眼,不由又是倒吸一口冷气。

    原来这车不知不觉竟然开到了山上,而现在车子正卡在一个悬崖上,前半个车身已经悬在半空中。只要再晚一秒,我们都会随着车子跌落到山底,粉身碎骨。

    “谢谢你。”男人低沉带着些微沙哑的声音,将我从恐惧和震惊中拉了回来。

    他先行下了车,然后帮我打开身侧的车门,朝着我伸出手,“下车。”

    “我……哦,好的。”我已经头脑一片空白,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。听到他的话,方才反应过来。我将手放在他的手上,他的手很大,掌心有力,竟然神奇地安抚了我惊恐万分的心。

    入了夜,又是在山上,一阵风吹过,我忍不住哆嗦了下身子。他站在一旁静静地将我看着,随后脱下西装扔到我怀里,声音冷漠不带任何温度,“穿上。”

    真是一个惜字如金的人。

    男人将车慢慢倒回到公路上,随后便示意我上车。可能是因为这件事情发生的太突然、太刺激,我之前整个人都处在极为紧张的状态,现在突然放松下来,就觉得自己特别的困。上了车之后,我也不问男人要去哪里,眯着眼睛就睡着了。

    等我睁开眼的时候,车子停在稻城最繁华的那条街上。可是,我却敏锐地察觉到,车厢内先前那种安心释然的感觉消失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又是之前那种紧张的窒息感。

    男人对着手机轻声说了些什么,随后放下手机,侧头看向我,“对不起,可能还要麻烦你一下。”

    他话说的礼貌极了,但是语气却极其霸道,让我觉得我唯有答应,没有其他选择。

    或许是被他震慑到了,我轻轻点了点头算是回应。随后,我便跟着他下了车。他大掌很自然地放在我的腰间,搂着我朝前走。我们俩贴的很近,我可以感觉到他浑身肌肉都绷得死紧,整个人应该是处于一种极端警惕的状态。

    我只觉得自己一直在走,一直在走。情况变得似乎有些紧急起来,因为就连我这样的人,都能敏锐地察觉到身后似乎有人跟着我们。

    原来还有人没有被甩掉,难怪了……

    他领着我走入一个晦暗的小道,没等我反应过来,我只觉得自己原地转了个圈,随后便被他猛地圈进了怀里。我的后背紧紧贴着冰冷的墙壁,而胸前是他炙热的身躯。冰火两重天的感受,叫我微微有些晃神。

    耳边轻声传来一句,“得罪了。”

    随后,他大掌摁着我的后脑勺,薄唇狠狠地朝我压了下来……

    


更多精彩
广告位招商联系QQ:291063245
请发表您的评论
请关注微信公众号
微信二维码
不容错过
广告位招商联系QQ:29106324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