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板白天要我做他干女儿, 晚上却喊我妖精……

admin 2018-05-05 11人围观 ,发现0个评论 小说台情感故事
老板白天要我做他干女儿, 晚上却喊我妖精…… 小说台    

    2013年4月27日,晴。

    没人能想到,我会在这一天闪电结婚,包括我自己。

    老公程铮比我大五岁,我们只见了一面,就订下了婚期。

    而婚礼前一天的4月26日晚上,我去了市委书记侯爸爸送给我的别墅,与他疯狂做了两次爱。

    侯书记叫侯大海,现年52岁,私底下,我叫他侯爸爸。

    以窥

    我有一栋别墅,是他送给我的,在S市高新区的海边,典型的富人区,别墅与别墅间的私人花园很大,有专门的车道和甬道,业主之间难探到对方的隐私。

    这儿是我们私会的根本据点。

    他和大多数中国中年官员一样,身体早就发福,又缺乏有规律地锻炼,所以身体状态很难跟其他职业的年轻男人相比。

    很多时候要我,他都喜欢吃药,这样可以坚持时间久一些,他说他喜欢看着我被他要得娇靥如花、极尽浪媚的样子。

    其实,我有办法不让他吃药就能坚持很久,但是那办法我轻易不用在某些人身上。好钢要用在刀刃上,这是颠扑不破的道理。我可以跟某些男人上床,但不代表我有兴致为他们做更多额外付出,比如真心的痴情投入。

    那天晚上,侯书记让我先去别墅里等他,他说要做我婚前那夜的“新郎官”。

    我听话地听从了他的指令,下班后就自己开车去了那片隐秘的富人区。

    我喜欢拥有很多幢房子,喜欢它们地处不同的风景佳位,有着不同的装修风格,这也许跟我从小生活在贫穷的环境里有关,在小时候的那几间农村小破屋里,我承受过太多的世态炎凉。

    进了别墅,只开了一盏旋转的壁灯,暧昧的光线呈现不同的色彩,在诺大的房间里变幻着,我泡了澡,穿了薄纱的红睡群,裙摆短到刚好能掩盖住我丰腴的臀部。

    两条修美的长腿裸在裙子下面,又白又滑,衬托着中国红的软烟罗薄纱,里面窈窕的桐体,乳翘腰细,白嫩可辨,万种风……情。

    侯大海说,我是一个让男人看一眼就想搞的女人。

    房间里洒了很多玫瑰花瓣,香氛馥郁,惹人情思撩乱。

    我早就懂得女人要善待自己,宁可多爱自己十分,不要傻爱男人多一分。所以现在,无论与谁上床,我都会把气氛给设计地无比舒适柔媚,渲染自己的美丽,也激发他们的牲趣。

    但是当我决定嫁给程铮时,我是这样想的:若他爱你十分,那你就爱他十二分;若他爱你八分,那你就爱他七分。

    程铮,是这些年以来,我第一次想跟他过一辈子的男人。

    侯书记来了,他一进门就喊,“小心肝儿,侯爸爸来了。”

    我迎过去,走步曼妙,下巴微颔,眉眼含情瞟着他,唇角漾着美狐一样的笑,轻喊,“侯爸爸。”

    他伸出手,把我拽到他肥壮的身体上,手已经搓上了我薄纱里面丰翘的乳,气短声促地咬着我的耳朵说,“小心肝儿,明天就要做新娘子了,侯爸爸舍不得你。”

    我急促喘息着,仰起脸来吻着他胡茬粗糙的下巴,“所以,侯爸爸今晚要好好疼我哦。”

    他说,“必须的,来吧,宝贝儿。”

    他的手在我全身胡乱揉摸,捏着我饱满的胸,嘴隔着衣服就扎了上去,用力地吮。

    我低低地叫,双臂象蛇一样缠到他的腰上,故意用自己柔软的桐体去贴紧他的腹部。

    那儿,早就硬坚似铁,他发出剧烈地粗喘声。

    在公务场合,他提到我时,都是严肃又不失和蔼地称呼为“小乔主任”,没人能想到,不苟言笑地侯书记在私底下会如此狂野地一声声叫我“心肝儿,宝贝儿,乖女儿。”

    当然,这世界上,阳光照不到的阴暗里,让人想不到的事实在是太多太多,比如,侯书记不会知道,S市的刘市长刘松涛,私底下也会在我的媚惑下称呼我“妖精”。

    我身上的睡裙领口是深V字式抿在一起的,他的嘴从我的脖颈上吻下去,轻易就将我的纱裙领口蹭落了下去,两只尖翘美好、能诱人至死的妙物脱落了出来,侯书记的嘴急迫地埋了上去。

    一股酥和麻的感觉传遍我的全身,我媚声地叫,喊他“侯爸爸”,缠着他翻到了床上。

    我的裙子里面什么都没有穿。

    他的衣服快速地被扔到了地上,丝毫不需要前戏,他就给我顶抵了进去,进去的刹那,他低沉地伸吟着,声音喘的好象多年的肺心病患者。

    我翘着美臀,用力迎向他,主动颠荡着自己的臀部,他被我的强力紧缩感刺激得膨胀坚硬,象只勇猛的猎豹在我的桐体上高速挺刺着,运动着。

    我们的YU望充斥着整个房间,变幻的灯光闪映下,只有床上叠加在一起的一对男女在疯狂地纠缠,挺动。

    他之前吃了药,但是中年的身体还是吃不消我超强的收缩,做了不到十分钟,他就浴求不满地缴了枪。

    他趴在我身上大喘着,捏着我光滑的香肩说,“心肝儿你太会动了,动得我全身骨头都要酥在你那里头了,真是要命。”

    我的柔夷在他肥壮的腰上抚摩着,蛊惑地说,“我不要您的命,我只要您很多很多的关爱。”

    侯书记满意地笑了,咬了咬我的耳朵说,“心肝儿,我会给你的。”

    经历了第一次快战后,他的身体有了耐受力,我乖顺地从他身边爬起来,娴熟地吻向了他的身体。

    我知道他的敏感点在哪里,胸尖,脐窝,腿内侧。

    我的服务让他爽到痉挛,剧烈地喘息着,再次将我压到了身下。

    侯书记是个精明强干的人,从他身上,我学到了许多无形的东西。

    为官进阶,是一张太极图,其中手法可意会不可言传。

    2013年4月26日晚上,我与市委书记侯大海做了两次,荒唐半宿。

    而同时,我的未婚夫程铮正陪着从襄樊赶过来的父母住在酒店里,也许正在憧憬着次日我们的婚礼。

    2013年4月27日,天气晴好,我和程铮的婚礼,在S市德占时期建成的基督教堂里浪漫而庄严地举行。

    我穿了华美而圣洁的订制婚纱,头戴纯美的百合花冠,唇角含着幸福静美的微笑,笃定地走向儒雅而又带一些西北男人旷达之气的新郎程铮。

    他满目幸福和宠爱地牵起我伸向他的手,带着我徐徐走向圣坛后的牧师。

    每一个少女都会无数次地幻想过属于自己的那场盛美婚礼,在一颗隐秘的芳心里,无数次地勾勒着未来牵自己手走进婚礼的那个男人的样子。

    我,乔宝宝,也不例外。

    在我还是一只丑小鸭的时候,我也曾设想过自己婚礼的模样,以及做我新郎的那个人。

    现在,我终于步入了这一天,牵起了一个人,我是笑着的,可是,我在心里遥对着当年那个一无所有的少女含泪轻语:亲爱的,你早已经脱胎换骨,不再是你。

    婚礼结束后,是热闹的婚宴,金爵大酒店的婚宴大厅里喜庆热闹,基层和市里许多部门的同仁以及一些企业主都卖给了我面子,连市长和市委书记都亲临宴席给我添了一彩。

    侯书记放下领导的架子,平易近人地以长辈的口吻祝了贺词,喝了我和新郎敬的酒。

    人前,他是如此的道貌岸然,而我的脑海里还在想着,前一夜他一丝儿不挂匍匐在我身上挥汗如雨的浮浪。

    刘市长刘松涛也亲切地握了我和程铮的手,说着和侯书记差不多的祝福言辞,喝了喜酒,两位诸侯级的人物待了几分钟后,相谐离开。

    我之前就买了一百五十平的复式公寓做为婚房,当然,这房子的来路除了我,没人能够知晓。婚前我就将房子过户到了程铮的名下。

    婚宴结束后,我们将婚房留给了他远道而来的父母小住,连夜赶往上海机场,飞往了马尔代夫欢度蜜月。

    程铮是个幸福的新郎,飞机上,他的胳膊也撒赖地缠在我的腰上,唇流连在我的耳朵上,呢喃轻语,“宝宝,我是不是在做梦?我们真的结婚了吗?”

    我稍微转过脸去,柔媚地用唇贴触着他的唇,“当然不是做梦,不信你试试哦,多么富有真实感哦。”

    说着,我就坏坏地抓起了他的手,覆盖到了自己尖翘的乳上。

    他的呼吸马上急促,手心温热,抓住我的酥物贪婪搓揉,“妖精宝宝,我爱你!想要你。”

    我的手缠在他的背上,隔着棉柔的衬衣,轻轻抚摩着,撩逗他,“真的么?现在?怎么要哦?周围,这么多人呢,你敢?”

    他将我的一只小手抓过去,按在了他的裤子某处,“咬牙切齿”地说,“你试试,我被你害成什么样子了,只要你敢要,老公我就敢给|!”

    我的手抓住了他的热硬,他压抑地低吟了一声,他的唇捉住了我的香唇,舌撬开我的牙齿,钻了进去。

    我们的舌在我的檀口中尽情嬉戏、勾缠,津液不断从舌的周遭溢出,被他贪婪地吞咽进喉咙里。

    我们的热情似火让旁边的乘客侧目,别过了头去,我们忘情地拥吻,全然不顾别人的嫉羡或者嗤恨。

    程铮的手不甘于只肆虐我的胸,大胆地钻进了我的裙子里,那儿早就一片潮润,我咿唔着轻咛。


更多精彩
广告位招商联系QQ:291063245
请发表您的评论
请关注微信公众号
微信二维码
不容错过
广告位招商联系QQ:29106324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