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村留守媳妇生存现状,私生活极度混乱!

admin 2018-05-13 40人围观 ,发现0个评论 小说台有内涵有资源
农村留守媳妇生存现状,私生活极度混乱! 小说台    

    赵家村依山傍水,风景秀丽,有两百三十多户居民,老少七八百人,他们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过着悠闲的生活。

    这里处于长风县的边缘地带,经济发展较慢。村里四十岁以下的成年男人大多到外面闯荡,只留老人、女人和孩子守着家中田地。

    村中有个小广场,每到夏天的晚上,村里那些花枝招展的大闺女小媳妇都会到这里跳舞健身,那扭得叫一个欢快呀。

    如果说广场东头的村委会是村里的政治中心,广场西头那三间平房改造的农家餐馆及棋牌室,便是村里当之无愧的娱乐中心。

    这里不但有酒有菜有麻将,还有一只美丽的花蝴蝶。餐馆老板娘美丽嫂热辣多情,媚眼如丝,是村里当之无愧的交际花。

    又是一个喧闹的夜晚结束了,当最后一桌客人恋恋不舍地散去后,赵子龙开始熟练地收拾桌椅,洗碗刷筷,并放下窗户处的铁制吊壁。

    赵子龙是农家菜馆的小帮厨,他高中毕业后没考上大学,只得回村来寻个营生。干完活儿回家时,美丽嫂让他明天早起和她们一起去采松蘑。

    美丽嫂在村里可是有名的俊媳妇,可惜老公窝囊,不但赚不来钱,晚上也无法满足她。她气恼之下,在村里开餐馆不算,还借机四处勾搭野汉子。

    赵子龙虽然不算强壮,可是白白净净的,看起来有一股子儒雅之气。

    他初来这里时,美丽嫂曾撩过他一次,可惜他那不争气的东西却不肯抬头,没想到美丽嫂恼羞成怒,对他的态度一落千丈。

    同学的欺凌,村里人的嘲讽,还有美丽嫂的奚落,令他的性子开始变得孤僻。只有在一个人独处时,他才会感觉到心灵的放松。

    “呼,今晚又可以和貂蝉聊天了。”

    自从辍学回家后,赵子龙除了每天下田干活儿,和去美丽嫂的餐馆打工,便是躲在家里靠微信聊天来打发自己都觉得有点漫长的闲余时间。

    想起那个风趣而又开朗的网友,赵子龙不由感觉心头一甜。

    上学时,没有男朋友的女生,都会拼命地学习,她们最终修成了学霸;而没有女朋友的男生,都会拼命地打游戏,他们却最终沦为了吊丝。

    赵子龙没有女朋友,学习没见怎么好,连打游戏也不入流,细细算起来连吊丝都算不上,顶多算根掺杂在吊丝之中的细铁丝,又冷又硬。

    他与貂蝉聊得很畅快,二人不问彼此的职业,不问对方的年龄,只是天南海北地瞎聊,没有任何拘谨,没有丝毫约束。

    虽然他们的举动有些二,可赵子龙却十分喜欢这个调调儿。

    只有在这个小小的二人虚拟世界里,他才感觉自己是个独立的人。

    与貂蝉聊天时,他曾豪言壮志地说过:我要变强,强到令村里人为之震惊的地步,到时候再把那些敢于欺凌我的男人打倒、女人推倒。

    清晨五点半,赵子龙按美丽嫂的要求,陪她们一起去采松蘑。

    当他赶到农家餐馆时,美丽嫂和几个相好的女同伴儿都已经准备停当了。她们一干人打着手电筒,延小路向后山走去。

    羊肠小道十分难走,再加上雾气过于浓冽,她们走得很慢。

    美丽嫂她们几个聊着天在前边带路,赵子龙则走在队伍的最后方。这群女人里最年轻的女人赵红芳有意无意地落后,与赵子龙走到了一起。

    她和男人都在乡里工作,生完孩子来到娘家里住。

    她那身子养得白胖白胖的,泛着莹光,便好像一个瓷娃娃。

    赵子龙与红芳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,却没注意到二人之间的距离却越来越近,只是隐约嗅到鼻端多了一股迷人的奶香味儿。

    “子龙,听说你那里软绵绵的不管用,是真的吗?”红芳娇笑道。

    听了这近乎于撩拨的话,赵子龙不由大感苦逼:这么多如花似玉的美女等着自己去松土,可自己却抬不起头来,这简直是人生最大的悲哀。

    松蘑乃是蘑菇的一种,由于长在松树下,所以村里人习惯把它称为松蘑。它只有在春夏两季的雾天才会长出,采摘时也要趁雾未散之时。

    因为雾一散,太阳照到,它便会生虫变质,再也没办法吃了。

    近几年村里的生活条件提高了,大米白面猪肉蔬菜都不稀罕,鱼和虾也偶尔能够吃到。随着健康风向的转变,人们的目光开始转向那些无污染的山货。

    松蘑、地皮菜、各种野菜,都成为了人们追逐的目标。

    陈秋兰,汪云萍她们采松蘑,都是为了尝个鲜儿,稍带锻炼身体。美丽嫂采松蘑是为了扩充自己餐馆的菜谱,降低餐馆的成本。

    到了目的地后,大家都提着篮子开始在松树下捡那些松松软软的菌类植物。

    赵子龙虽然身形潺弱,但怎么也是一个男孩子,步伐灵活,下手也快,不一会儿,便已经装了半篮子。

    他不愿与美丽嫂她们挨得太近,下意识向林子深处走了走。这时眼前有灯光闪了一下,紧接着便熄灭了。这怪异的一幕,引起了赵子龙的兴趣。

    他小心翼翼地走上前去,却见一棵树下蹲着个人影,还有一阵潺潺的流水声传出。赵子龙微微一怔,顿时明白这是哪个女人在那里小解。

    他此时正是身体快速发育的阶段,对于异性有着极为浓冽的兴趣。此时好不容易有个机会观摩,他自然不肯放弃。

    他借着树木的掩饰再次接近,终于看清蹲着的人是汪云萍。她的裤子褪到膝盖处,露出了一片白花花的影子。

    流水声停止后,她缓缓地站起身形,弯腰用纸擦了擦。

    待她走远之后,赵子龙来到了她先前方便的那棵大树下。

    看着那滩水迹,他感觉小腹处热热的,浑身血液都快要沸腾了,可是下边那东西却没有一点儿反应,反倒是受那滩水的影响,他也有了尿意。

    他左右看看没人,来到一棵树下,唰唰地开闸放水。低头看着那软绵绵的东西,赵子龙感觉心头有些发堵。

    作为一个男生,无法行男人之功,实在是让人受打击。

    他放完水兜好裤子正准备离开,却见眼前出现了一抹奇异的白光。

    “咦,这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 赵子龙矮下身子,赫然发现一株巴掌大小的松蘑正在闪烁光芒。原本灰黑色的菇体似乎被灌入了某种灵气,渐渐地变得洁白刺目,晶莹剔透。

    看着那宛若白玉雕成的松蘑,赵子龙不由大为震惊。

    他小心翼翼地将它采摘下来,却发现它依然保持着松蘑的油性和柔软。它散发出来的清香,便如同少女身上的处子味道,十分的迷人。

    在那清香的引导下,赵子龙早已忽略它是从刚才嘘嘘的地方生长出来的,竟然缓缓地将它送到了口中。

    这株白色松蘑极为玄妙,它入口即化,融作一蓬玉液琼浆顺喉而下。

    浆液所到之处,一股清凉之意自然滋生,它如同一股神奇的风暴瞬间席卷赵子龙的身体,直令其全身的细胞都快乐地跳跃了起来。

    他的身体以前呆板僵硬如若死物,可是在这股清凉的催动下,隐隐有活化增强的趋势:他的肌肉变得紧密、力量变得强大、思维变得清晰……

    渐渐地,那股风暴变得越来越强,直令赵子龙感觉全身开始发热,如若一个点燃了引信,快要爆炸的火药桶。

    恐怖的力量在他的身体里流转,他如若野兽般发出了高亢的嚎叫。

    “哎呀呀,这是什么叫唤呢。”

    “不会是有什么野兽吧,吓死人了。”

    她们再怎么也是女人,胸脯虽大,胆儿却不够肥。

    “赵子龙,你个臭小子,死到哪里去了?快给我滚回来!”

    四个女人凑到一块儿,依然有些手足无措。美丽嫂平日里倚仗惯了赵子龙,此时想让他过来壮壮胆,却不见他的踪影,她忍不住高声叫道。

    “咦,你这么一说,我还真想起来了,你们听听刚才那嚎叫,像不像是赵子龙的声音?”陈秋兰眨了眨眼睛,突然开口说道。

    “好你个小兔崽子,居然装狼来吓唬老娘,看我不用大嘴巴子抽死你。”汪云萍听了这话,俏面上露出了恼怒之色。

    “走,我们看看去。”

    美丽嫂带着众女风风火火地朝声音传来的方向而去。

    当她们赶到松林深处后,正好看到赵子龙躺在地上打着滚。他满面通红,声音嘶哑,浑身沾满树叶,看起来极为狼狈。

    原本怒气冲冲的美丽嫂见状顿时哑了,她与汪云萍对视一眼,面上尽是震惊之色。倒是陈秋兰有些着急,颤抖着说道:“他这是咋啦,不会是让蛇给咬了吧?”

    “不会吧,这里很少见那东西的。”

    美丽嫂缓缓摇了摇头,有些不确定地说道。

    “先别说这些,我们还是先把他扶起来再说吧。”

    赵红芳说着,率先去拉赵子龙。可他此时便如同发了狂的野兽,力气极大,她不但没有把他拉起来,反而自己也被掀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 美丽嫂她们几人见状,也急忙上前帮忙。在四人的合力压制下,赵子龙终于被按到了一个树窝里。

    他的身子虽然动弹不得,可是那双手却一直不老实。它们在竭力挣扎间不断抓摸到众女的敏感之处,引得众女嗷嗷怪叫。

    


更多精彩
广告位招商联系QQ:291063245
请发表您的评论
请关注微信公众号
微信二维码
不容错过
广告位招商联系QQ:291063245